February 23, 2006

成長,是幻滅的開始


記得司迪麥的一句廣告詞(糟!透露出年齡!):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年少時覺的這句話真帶有一股憂鬱的哲理,一語道盡了人生。直到多年後的今天,才突然想通那句話其實是顛倒的,在真實的人生中,成長才是幻滅的開始。

前幾天拜訪廣州一位經銷商,一位媽媽桑級的人物,她看起來風韻猶存,但是臉上卻不言而喻了「滄桑」二字。1998年,我在交大的最後一個寒假,老爸不知是否想讓我先熟悉我的未來,問我要不要來大陸玩,大四清閒的我當然一口就答應了。記得是在上海的最後一天,我們驅車準備往江陰去,那天早上,上海的office來 了一位貴婦裝扮的中年婦女,她入時的衣著在當時上海還是一片的俗豔當中,格外的顯眼。對中國還充滿著新鮮與好奇的我只顧著看滿天落下的細雨和新舊交雜的街 景,並沒多注意那女子與其它人的對話。總之,後來她跟我們一道上了往江陰的車。途中,她與我們同遊蘇州,沿途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我爸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我 不知她的來歷與背景,只從對話中大約揣摩出她是我們的客戶或經銷商。當晚到了江陰,方知原來那天是江陰廠的尾牙,我莫名其妙地坐上了主桌,莫名其妙地被莫 名其妙的人恭維、敬酒,印象中那女士還替我擋了兩杯,然後我們在一陣混亂中逃出尾牙現場。隔天,大人們都去辦正事了,只交代司機帶我跟她去看長江大橋,我 們一樣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內容一樣是不著邊際,但是我記得她用一種充滿稠悵的眼神看著我說:「你還好天真啊,真好呀!」。那一刻間她的神情突然少了大 陸人普遍帶有的殺氣,而僅僅是很真心地說出這句話,那時我還想大陸也不是每個人都那麼狠,至少眼前這個還有點媽媽的味道,令人心安不少。隔天,她便不見 了,我們也繼續前往北京,轉往寒冷的東北。三天後我們到了錦州,突然間那女士又出現了,我暼見她時她正苦苦哀求著老爸:「C董,求求你,拜託你了啦,就十萬元幫幫我…...」。 後來聽台幹們說是她親弟弟不求長進,弄得公司周轉困難,所以她一聽說我爸要出現,便一路跟上來,希望公司借她錢渡難關。在那個時代,大陸收款之難是惡名昭 彰的,連放寬回款期給客戶我們都不敢了,遑論是借錢,所以最後,那女士是空手而回了。雖然跟我無關,但我心裡卻有點過意不去,腦子裡突然閃起她稠悵的眼神 跟那媽媽的味道。

後 來我終於走上預先溫習過的未來,進到 這個行業也開始跑遍大江南北,我漸漸熟悉各經銷商的情況,當然,也包括這位女士。方才了解她在業界的名聲是毀譽參半,有關於商道也有關於私德的,而她當年 那稠悵的眼神跟媽媽的味道,不用說,早不知在何時已經被遺忘,取而代之的就是一般大眾對她毀譽參半的評價了。而自從98年的那次相識後,我跟這位女士也再也沒有更多的接觸,偶爾幾次在展會上見到,也只是打個招呼說說場面話。該說這是種小小的幻滅嗎?對於善良人性的信仰的幻滅,伴隨成長而來的幻滅?

前 日再見到她,意外地,她的開頭語竟 是:「好久不見啊,那時見到你還是那麼天真的女孩子,現在看起來成熟多了呀!」我啞然,那年我跟她在長江大橋旁拍的照片突然躍上心頭。那麼多年了,她依然 記著我已然不再的天真,而我卻早就跟隨其它人以毀譽參半的眼光看她,忽然間我覺得內疚。我們聊著,聊生意經,聊市場變化,聊我過去幾年的經歷,聊她兒子的 現況,像一般商業式的畫虎蘭,但是可以感覺到她突然間收起老練商人的姿態,在頃刻間流露出的真誠。準備告辭時,這位媽媽桑突然轉頭跟我們的管區經理說: 「欠你的90萬款子這星期會打給你囉!」,然後給了我一個擁抱,對我說:「再見到你真好呀!」雖然只有短短幾秒,但我知道她說這話是誠心的。走出門口,管區經理跟我說,那筆90萬的欠款已經拖了三個多月了,他去索取多次未果,沒想到今日那媽媽桑竟然自己先開口了。

也許,也許成長帶來的也不盡然是幻滅,也許我們該多給人性一些信心和信仰,就像我的片頭語:像三歲時那樣,相信這個未知的世界是美好的。希望星期五,管區經理會興高采烈地告訴我款子打進來了,讓我相信我的信仰是值得的,讓我成長的路上少一次小小的幻滅。

2 Comments:

At 2/23/2006 11:18:00 AM, Anonymous 台長本人 said...

對了回答茶包的問題:
用blogger.com進去更新就不須經過freegate
看blog會被擋, 更新blog卻不會被擋, 這就是祖國奧妙的政策 :D

 
At 2/24/2006 02:56:00 PM, Blogger 茶包 said...

我很相信成長是幻滅的開始,我不想又開始我的灰色言論,不過我也並不是就對人性一點相信都沒有。希望你收得到款啦....:D

 

Post a Comment

<< Home